鐵屋裡擊鼓,幽冥中點燈

創設於2014年,是一個標榜獨立精神和批判意識的評論園地,關懷在地公共議題,提供深度分析的評論,希望提供讀者不同於主流的觀點。

Category: 政治

  • 藍中華/撥開迷霧,直搗國防軍購黑幕

    藍中華/撥開迷霧,直搗國防軍購黑幕

    五年前,柯嘉遜撰著的《馬來西亞軍購黑幕》,就在舉國熱議、疑雲密佈的軍購案中應運而生。從軍購弊案和國防開支切入,討論國防政策的方向是否正確,最後提出替代國防政策為結論。儘管以弊案為切入,本書大致上涵蓋了馬來西亞獨立至今的國防開銷、一系列軍購醜聞、軍備競賽、國防政策和國防工業等內容,作者的努力值得肯定。尤其是國防經費向來占據聯邦政府總支出第二位,納稅人更應深入瞭解。 繼續閲讀 »
  • 王維興/民主化倒退的年代

    王維興/民主化倒退的年代

    近年來社運風起雲湧,加上政治反對運動結合,逼使納吉在2011年宣佈廢除惡法,讓人以為民主進程有望大躍進。孰料,後來多項爭議性修訂和新法紛紛出爐,竟與納吉的改革承諾背道而馳。國會去年12月倉促通過《國安會法》,舉國嘩然,公民社會對這項新法的擔憂,亦非杞人憂天。又一項爭議性新法誕生,進一步侵蝕司法,允許首相獨攬最大權力,連同其權力集團將法治精神踩在腳下。這不啻預示2016年馬來西亞民主化倒退,將從一黨專制走向個人獨裁。 繼續閲讀 »
  • 李健聰/中國收購一馬發電產業:孰贏孰輸?

    李健聰/中國收購一馬發電產業:孰贏孰輸?

    金權交錯的電力政治經濟學往往繁複龐雜,因此自馬哈迪時代就成為朋黨資本主義孳生的溫床。隨後在納吉時代,通過1MDB配合國際金融遊戲更青出於藍。1MDB雖暫時擺脫債務夢魘,中國集團收購其發電產業,背後肯定有更深層的考量。看似兩全其美,然而決策失誤、金融失信、虧損負債等問題並未解決,國家財富任人魚肉亦無所謂,更無人為此負上責任而「人頭落地」。遺禍至此,納吉豈能不下臺! 繼續閲讀 »
  • 黃麒達/謊言治國的表率

    黃麒達/謊言治國的表率

    樂觀的對立面從來都不是悲觀,而是犬儒主義。各種荒謬至極的謊言層出不窮,必然是制衡當權者的機制失衡的結果。如果完全屈服於現實,認定所有作為都注定不可能帶來絲毫改變,甚至因為對現實感到極度地失望,反過來合理化現實所發生的一切,或認為選擇抗爭者也可能立意不良等,直接放棄判斷現實的能力,這才是最大的悲哀。在當下低迷的處境裡,抗爭者是否沉得住氣,避免被犬儒思維蠶食殆盡,或許就是現時對於抗爭群眾最大的考驗。 繼續閲讀 »
  • 房吉祥/網絡23條:勿以保障產權之名擴充國家機器權力

    房吉祥/網絡23條:勿以保障產權之名擴充國家機器權力

    2003年七一遊行以來,香港受到北方國家機器全方面的壓迫、控制,新聞、言論以至創作自由的空間皆日漸萎縮。去年雨傘運動結束後,更有多宗警方故亂起訴,物證與起訴案情不符、警務人員作供前言不對後語的案件。面對這種政治背景,我們不能容許2014版權法修訂草案成為一個助長國家機器擴充權力、侵蝕自由的法案。一個在窒礙個人層面使用、扼殺認真創作的版權制度絕不可取。在平衡版權持有人利益以及市民個人層面的言論及創作自由之間,如果天秤一時之間免不了要傾向一側,也當傾向小市民的一方。 繼續閲讀 »
  • 莊迪澎/張曉卿會脫售明報嗎?

    莊迪澎/張曉卿會脫售明報嗎?

    張曉卿會否脫售《明報》,商業利益不是唯一的考慮因素。假使資金不是問題,能迫使張氏脫售《明報》給中國資本的因素恐怕就是來自中共的壓力了,就如2001年不缺錢的豐隆集團老闆郭令燦礙於時任首相馬哈迪的壓力,而不得不把南洋報業控股脫售給馬華公會和張曉卿那樣。香港自1997年回歸以來,主流媒體陸續為政治勢力所收編,晚近如2013年香港電視(HKTV)不獲牌照和2014年曾高調支持佔中的《主場新聞》創辨人蔡東豪宣稱因政治壓力而關閉網站,說明中共並不放棄伸手干預香港媒體業。 繼續閲讀 »
  • 林宏祥/反思2015年政治

    林宏祥/反思2015年政治

    追溯過去七年,民聯成立的意義不僅僅是「在野黨的結盟」,更是跨族群、宗教政治的一大步。須知,我們處在一個族群之間充斥猜忌、偏見的社會,一個「林吉祥罵馬來人懶惰」和「馬哈迪罵馬來人懶惰」效果迥異的現實裡。今天,我們仍需借助某些德高望重的領袖威望,去遊說對方的群眾。張念群當年未戴頭巾進入祈禱室的風波,具備宗教形象的聶阿茲一句話,在穆斯林社群的效果不就勝過林吉祥的十篇文告嗎? 繼續閲讀 »
  • 黃進發/國安會:納吉的無聲「自我政變」?

    黃進發/國安會:納吉的無聲「自我政變」?

    大多數馬來西亞人看不到政治動蕩的風險,對《國安法》的通過無動於衷。本應對政治風險最敏感的市場更是靜默無聲,股市翌日一點兒動蕩也沒有。如何讓困獸猶鬥的政權臨崖勒馬?民間社會又有哪些脅迫政府的籌碼?這項惡法必須成為砂州選舉的議題,市場也應理解到納吉的「自我政變」已是進行式,看清它可以誘發的政治風險,進而對任何進一步的鎮壓展現出驚恐情緒,不能繼續無聲以對。 繼續閲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