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屋裡擊鼓,幽冥中點燈

創設於2014年,是一個標榜獨立精神和批判意識的評論園地,關懷在地公共議題,提供深度分析的評論,希望提供讀者不同於主流的觀點。

  • 羅國華/求索真理,追尋正義:向班納迪克•安德森致敬(下)

    羅國華/求索真理,追尋正義:向班納迪克•安德森致敬(下)

    安德森不但矢志授業傳道解惑,還經常走出象牙塔,履行學術實踐者或公共知識份子的義務。他曾向美國國會就印尼佔領東帝汶問題供證,也在許多場合公開非議泰國軍方在1976年政變的暴行,還為聯合國撰寫東帝汶去殖民化的進程報告。他對這些事件翔實且廣為流傳的「實況說明」,彷彿就是在「向權威說真話」。傳統公共知識份子衰微,與兩個深刻變化息息相關。大學的專業化導致學者專精於特定學科,埋首圈內著述,不是為公眾書寫,幾乎沒有任何研究重大課題的嚴謹論著。 繼續閲讀 »
  • 羅國華/求索真理,追尋正義:向班納迪克•安德森致敬(上)

    羅國華/求索真理,追尋正義:向班納迪克•安德森致敬(上)

    《想像的共同體》和安德森其他專研東南亞的著作,數十年來在世界各地以不同語言講授、辯論。即便已辭世,毫無疑問,這些研究成果未來將繼續為人們閱讀、討論。我想討論的是他較不突顯、未被特別留意的實踐,這位偉大的學者致力於探索真理和正義。他的著作洋溢著探索真理和正義的精神,他也曾經在學術著作和公共場域尖銳批評政治壓迫和美國介入東南亞事務,而這一切並非沒有影響他的學術生涯。 繼續閲讀 »
  • 曾維龍/當華教權力逾越分際

    曾維龍/當華教權力逾越分際

    華教組織的結構性問題一直未受正視,包括組織架構裡各成員的合理角色與分工,理念繼承與創新,以及如何從法定機制下監督制衡。其次是因應時局變化,如何進一步學習現代化管理,避免人事糾紛成為組織崩潰的起點。新紀元學院和南方大學學院兩所標榜華社高等學府的機構,在同一華教運動史的脈絡中誕生,同樣強調南洋大學精神,也同樣擅長從華社的文化資源中尋求華社的精神餵養與眷顧。兩校主要董事成員皆來自華團,對學院的管理方式與思維價值均有類似之處,差別只體現在董事的干預程度。 繼續閲讀 »
  • 楊善勇/師資夠了,還有過剩?

    楊善勇/師資夠了,還有過剩?

    全國華小所缺,恐怕不只是師資數量,質量也有所匱乏。堂堂副教育部長,顯然對實際情況懵然不知,這到底是怎樣的規劃呢?經年累月之下,華小培育的學生水平將如何?一切盡在不言中。可惜,既不當家,也不當權,張盛聞說得了什麽,又做得了什麽? 磨蹭拖沓,一個小拿破侖,也比這位副教育部長來得神氣多了。這樣下去,到了張盛聞的曾孫和玄孫那一代人,恐怕也還是繼續兜兜轉轉。 繼續閲讀 »
  • 曾龍文/飢餓遊戲的民主戀物

    曾龍文/飢餓遊戲的民主戀物

    《飢餓遊戲》簡單的好壞二分法和當今反恐思維互通聲氣:只要將敵人殲滅或築起高牆就能保障平靜的生活,而不去思考在國內異己者如何被經濟、社會和文化系統排除,走投無路。新自由主義又是如何在全球範圍內驅逐小農村落,扶持獨裁政權,自我生成對立鏡像。電影能做的是開啟對政治系統的反思,而非加深人們對改變危機等同於「打倒壞人」的迷戀。 繼續閲讀 »
  • 李健聰/中國收購一馬發電產業:孰贏孰輸?

    李健聰/中國收購一馬發電產業:孰贏孰輸?

    金權交錯的電力政治經濟學往往繁複龐雜,因此自馬哈迪時代就成為朋黨資本主義孳生的溫床。隨後在納吉時代,通過1MDB配合國際金融遊戲更青出於藍。1MDB雖暫時擺脫債務夢魘,中國集團收購其發電產業,背後肯定有更深層的考量。看似兩全其美,然而決策失誤、金融失信、虧損負債等問題並未解決,國家財富任人魚肉亦無所謂,更無人為此負上責任而「人頭落地」。遺禍至此,納吉豈能不下臺! 繼續閲讀 »
  • 黃集初/獨中數理英化爭議懸而未決

    黃集初/獨中數理英化爭議懸而未決

    獨中數理英化爭議主要是源於辦學理念與現實考量之爭。一種是局限學校內部的問題,如深齋風波;另一種是全國獨中與董教總之間的問題,如統一考試媒介語。基本上,在統一考試媒介語爭議告一段落後,獨中數理英化課題大致上也沒甚麼好爭執的。但自從2002年馬哈廸大力推行數理英化政策,英文回潮已是大勢所趨。如此形勢下,獨中數理英化爭議再起,也在意料之內。為今之計,董教總獨中工委會當下的立場與政策既不可能改變,也不應改變,否則,會掀起何種爭議,勢必難以預料。 繼續閲讀 »
  • 黃麒達/謊言治國的表率

    黃麒達/謊言治國的表率

    樂觀的對立面從來都不是悲觀,而是犬儒主義。各種荒謬至極的謊言層出不窮,必然是制衡當權者的機制失衡的結果。如果完全屈服於現實,認定所有作為都注定不可能帶來絲毫改變,甚至因為對現實感到極度地失望,反過來合理化現實所發生的一切,或認為選擇抗爭者也可能立意不良等,直接放棄判斷現實的能力,這才是最大的悲哀。在當下低迷的處境裡,抗爭者是否沉得住氣,避免被犬儒思維蠶食殆盡,或許就是現時對於抗爭群眾最大的考驗。 繼續閲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