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屋裡擊鼓,幽冥中點燈

創設於2014年,是一個標榜獨立精神和批判意識的評論園地,關懷在地公共議題,提供深度分析的評論,希望提供讀者不同於主流的觀點。

  • 閻靖靖/中國原創動漫之社會觀察(上)

    閻靖靖/中國原創動漫之社會觀察(上)

    中國動畫創作者從一開始就情懷滿溢,即便是祖師爺萬氏兄弟,還是留了老四萬滌寰開照相館養家,因此後來拍攝《鐵扇公主》,變成了「萬氏三兄弟」。原本沒法當飯吃的藝術情懷,陰錯陽差,竟然在閉關鎖國的計劃經濟時代得到了飯碗,並且有過相對從容的實踐空間。但在90年代滑落到谷底,之後幾乎長期停滯。最近二十年的進步,絕大多數只是影視技巧的使用更成熟,以及製作工具升級帶來的畫面改善,仍未回到80年代的水準。這也是今天我們總覺得「中國動畫」約等於「爛片」的原因。 繼續閲讀 »
  • 楊善勇/馬哈迪的政治截肢法

    楊善勇/馬哈迪的政治截肢法

    《醫生當家》裡的那些情節,一點都沒有遮掩。回顧馬哈迪的截肢法,讀者自可明白當下他一再力主納吉退位的緣由所在了。對他來說,巫統的生存,總是排在第一位。連本身的相位,該捨就捨,得截則截,沒有一絲遲疑。何況,當下經濟搞得比周遭的印尼和菲律賓還要糟糕,國油今年第三季的盈利猛挫91%,跌至13億5100萬令吉。前思後想,唯有截肢法之道,營造「新首相效應」方能解困。否則,只好坐視RAHMAN魔咒終結巫統政權。 繼續閲讀 »
  • 黃麒達/抗爭低潮期是假議題嗎?

    黃麒達/抗爭低潮期是假議題嗎?

    如果認定過去幾年馬來西亞社運曾經企及過高峰,將難擺脫對參與人數耿耿於懷的窠臼。對抗爭運動與大型集會的概念,作更為嚴格的區分,把過去由在野政黨主導的大小型活動抽離出來,不看那些明顯只為湊人數的集會,馬來西亞的社會抗爭還剩下多少本錢?在現實尚未改變之前,對於現實判斷抱持不一樣的想像尤為重要。當下確實如一潭死水,既然教人滿意的改變還未發生,若仍有志於抗爭,依然期待改變,首先應該改變的,或許就是自身看待運動的心態。我們有過抗爭運動的高峰期嗎?與其如此,不如大膽承認本國社運始終處於低潮,認真面對社運發展的各方面殘缺。 繼續閲讀 »
  • 黄集初/「最終目標」的思路及其轉折

    黄集初/「最終目標」的思路及其轉折

    戰後至今,有關當局對華教的各種干預手段及不利措施,可以清晰看出其中的脈胳。其中,馬來文的地位及功能是「最終目標」的最核心要素。《1967年國語法令》通過後,整個國家的語言教育政策就往獨尊馬來文的方向走,直至2002年馬哈廸提出數理英化政策為止。回看歷來單一學校制度的爭議,首先必須釐清:所謂單一學校制度究竟立足於《拉薩報告書》,抑或《巴恩報告書》,還是兩者之間?簡言之,「最終目標」是否已修正?雖然,政府對此未有明確的答案,但仍然值得深入探討。 繼續閲讀 »
  • 黃進發/「手推車」的宗教隔離需防微杜漸!

    黃進發/「手推車」的宗教隔離需防微杜漸!

    既然區分清真與非清真手推車無法避免穆斯林「沾染」豬肉的風險,為什麽貿消部官員、NSK霸級市場、消費人團體如此熱衷?這項政策背後隱含的就是建制化「非穆斯林不潔」的想象,擴大既有「平行而不平等」的「一國兩制」,把不符清真標準的事物限制在私人領域,把公共領域完全留給只符合清真標準者。在公民抗命之前,我們最需要的是不分宗教一起站出來,拒絕這些宗教隔離的始作俑者。 繼續閲讀 »
  • 吳益婷/跨文化交流應重視翻譯

    吳益婷/跨文化交流應重視翻譯

    在跨文化工作裡,語言是不可或缺的工具。華團主動推行跨文化溝通,意義深遠,然而要走出族裔的框框,表現包容及跨文化聯盟的能力,就必須具備基本的條件。例如,首先就要跨越語言藩籬。現有的跨文化互動,大多限於領袖成員的討論與文字的有限溝通,加上這些聚會多半是一年一兩次聚會,一般的翻譯溝通也很零碎,很難讓非華語群體投入,更別說產生共鳴了。唯有把語言或翻譯視為跨文化的必備工具,跨文化之路才能更順暢。 繼續閲讀 »
  • 江偉俊/民主如何戰勝歸來?

    江偉俊/民主如何戰勝歸來?

    人權雖為天賦,但往往須經抗爭方可獲得。光州事件教會我們的是,民主運動乃須長時間不斷積累,一波接著一波地不斷衝撞舊體制,徐徐推進。民運分子只能不斷耕耘,借以民意向政府施壓,以期高墻倒下的那一刻。馬來西亞社會總有著莫名的幻想,殊不知每次社會變革,背後須長年累月的組織、建設、失敗與檢討,方有望開啟變革之門。仰望他國民主改革成績時,不應對凈選盟集會無法喚起實質變革而自艾自怨,忘了應當承接起集會喚起的民意,繼續向當權者施壓,以致錯失良機、改革無望。 繼續閲讀 »
  • 許楨/香港稅改之道:降土地收入,行赤字財政

    許楨/香港稅改之道:降土地收入,行赤字財政

    香港的經濟體系仍然有其優勝之處,如何果決作出調整,把握上述機遇,則考驗著財金官員,也值得社會各界思考。降低政府對土地收入的嚴重依賴,可謂現階段稅制改革的中期目標。公共財政與賣地政策循序漸進地改革,必屬連動之舉;香港政府開發土地及相關人口政策,亦須注入新思維。香港當如何調整人口結構,以應對區內外競爭者?城市開發計劃又要如何配合?新人才、新土地可供發展的產業、技術為何?香港公務人員,又如何應對北京主導的「一帶一路」、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以及以美國為核心的「TPP」? 繼續閲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