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屋裡擊鼓,幽冥中點燈

創設於2014年,是一個標榜獨立精神和批判意識的評論園地,關懷在地公共議題,提供深度分析的評論,希望提供讀者不同於主流的觀點。

  • 孫和聲/新預算案變不出新把戲

    孫和聲/新預算案變不出新把戲

    以馬來西亞的條件來說,即便石油和天然氣的收入減少,也未必須實施增稅的消費稅政策。若政府能實踐良好治理,厲行反貪有成果,也可能在一年內省下至少100億以上的開支。政者正也,政府首先得以身作則、整頓內部,有了好榜樣的廉能政府才來增稅。否則,人民也會質疑,納稅納得不甘心,而且放縱腐敗勢必拖累國家的進步與升級。有道是有壓力才有動力,有正面的變革才有改革紅利,馬來西亞除了政策失誤外,就是當權者本身沒有做好反腐倡廉的本份。 繼續閲讀 »
  • 陳泓縑/為何東馬國陣對預算案不滿?

    陳泓縑/為何東馬國陣對預算案不滿?

    號稱有史以來東馬最多撥款(共292億令吉)的預算案,這麽多糖果,招來的反應,並不是東馬國陣的歌功頌德。他們洞若觀火,一眼就看出納吉為了保住政權的空頭支票,到期未必兌現。隻字未提給予砂拉越和沙巴更多分權的預算案,只有一連串華而不實的撥款宣布,沒有實質內容,是東馬國陣不爽「親東馬」預算案的主因。納吉認知的「更好對待東馬」,是其意欲保住政權的虛偽,與東馬國陣政治人物都好當眾表演爭取州權益的虛偽,相得益彰。 繼續閲讀 »
  • 吳振南/劍拔弩張:南海局勢與巴爾幹往事

    吳振南/劍拔弩張:南海局勢與巴爾幹往事

    重提巴爾幹往事,並不意味著國際社會將重蹈戰爭的覆轍,事實上,2014年也正是一戰100周年之際,新的歷史研究漸漸傾向認為一戰不一定會發生。這正是後冷戰多極國際架構的視角,帶給我們的歷史新視野,一如我們親歷2001年九一一恐怖攻擊,是怎樣將中東拖下戰爭泥淖至今未休。如此一來,要如何來控制偶發的震撼性事件造成的戰爭,才是我們思索南海主權爭議問題時,必須面對的主要議題。 繼續閲讀 »
  • 潘婉明/從不屑到不敢:龍應台的新加坡「左轉」

    潘婉明/從不屑到不敢:龍應台的新加坡「左轉」

    龍應台作為行遍中外的行動文化品牌,她對新加坡的「建議」也只是包裹在美麗和空泛詞藻之下的文化包裝,放置四海皆準,亦皆不準。從不屑到不敢,龍應台的態度有了急轉彎,但作為卸任的文化部會首長,她不應該輕言一個在民主和人權都尚有很大爭議的國家「向左轉」;身為資深的文字工作者,更不應該就曾經有過反殖經驗和左翼鬥爭的國家,輕鬆而輕率地說出去歷史脈絡的結論。需知,強人已逝,但新加坡對修正主義歷史絲毫沒有鬆動。 繼續閲讀 »
  • 莊迪澎/TV2華語新聞「零畫面」:欲蓋彌彰

    莊迪澎/TV2華語新聞「零畫面」:欲蓋彌彰

    此次TV2華語新聞「零畫面」和「取消中文字幕」都只是技術表現,裡頭更重要的是編採自主問題,即便在國營電視臺裡只有「相對」的編輯自主權。即便已先後恢復播放新聞片段和中文字幕,但已對新聞自由和華語新聞組的編輯自主權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吾人固然期許在體制內的新聞工作者果敢地堅持專業原則,但回到職場和公家機關之現實,總會有人見過鬼怕黑,以致產生寒蟬效應——這不僅牽涉華語新聞組,亦牽涉馬來西亞電臺的新聞與時事節目部。其華語新聞組的新聞尺度緊縮,將是可以預見的現象。 繼續閲讀 »
  • 李健聰/窮忙族:年輕世代的殘酷寫照

    李健聰/窮忙族:年輕世代的殘酷寫照

    工作貧窮並非單純的個人努力問題,其中涉及家庭與社會的集體因素,同時也包括產業發展的結構性問題。把工作崩壞當成個人的責任,是新自由主義勞動政策根本的問題,也將成為政府推卸照顧弱勢者責任的藉口。馬來西亞有半數青年人口的月薪在1100令吉以下,這已不僅是生活問題,而是生存的問題;這也不只是單純的個人責任,而是馬國社會的整體挑戰。問題是,社會成員是帶著有色眼鏡,片面地責怪他們未能積極工作賺錢,還是已開始準備好,去理解時下青年面臨的結構性困境? 繼續閲讀 »
  • 劉嘉美/峇南反水壩兩週年後

    劉嘉美/峇南反水壩兩週年後

    今年10月23日,是砂拉越峇南反水壩抗爭兩週年,峇南原住民分別在兩個主要據點——弄拉邁(Long Lama)和KM 15設置路障,每日堅守,至今已佔領超過730天。來自世界各地的原住民運動活躍份子和支持者,集合在兩個路障,一起慶祝抗爭的重要時刻,也分享各地的反水壩經驗。峇南反水壩的參與者,深明抗爭的意義早已超越保衛家園,如果峇南人如此堅毅地抵擋水壩,最後還是輸了,往後其他水壩建設點的原住民社區將更難守得住。 繼續閲讀 »
  • 魏月萍/我們的「戰爭」在哪裡?──記池上善彥演講二三事

    魏月萍/我們的「戰爭」在哪裡?──記池上善彥演講二三事

    池上善彥引介一種思想方法的途徑,啟發人們往往在面對最大困境的時期,如何潛藏著重建思想內部的可能性,而重建的對象包括個人、社會或國家。在找到進入日本戰後思想的反思,日本知識人思維方法的入口後,如何再通過相對化的視點,把握馬華社會對於抗日後70年的問題意識?我們能不能嘗試從新馬內部也建立一套思想方法? 繼續閲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