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屋裡擊鼓,幽冥中點燈

創設於2014年,是一個標榜獨立精神和批判意識的評論園地,關懷在地公共議題,提供深度分析的評論,希望提供讀者不同於主流的觀點。

Tag: 孫和聲

  • 孫和聲/迎拒TPPA的兩難抉擇

    孫和聲/迎拒TPPA的兩難抉擇

    馬來西亞經濟已窮途末路,只能從國際貿易尋求突破。加入TPPA只是為企業創造條件,能否善用此機遇,一切尚待考驗。有人說全球化是個比爛,而非向上競爭的博弈過程。國家面對的困境是要選擇自力更生,抑或融入全球化洪流的兩難抉擇。一國若長期落於人後,領導人極可能被要求下臺,連「社會主義實驗室」古巴也被迫向現實低頭,社會主義國家如中國和越南,更早已大喊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口號。自我封閉與自力更生已不易堅持,地球也不會因為你停頓而停止轉動,關起門來信心喊話也不實際,這無疑是現代國家無法迴避的現實。 繼續閲讀 »
  • 孫和聲/新預算案變不出新把戲

    孫和聲/新預算案變不出新把戲

    以馬來西亞的條件來說,即便石油和天然氣的收入減少,也未必須實施增稅的消費稅政策。若政府能實踐良好治理,厲行反貪有成果,也可能在一年內省下至少100億以上的開支。政者正也,政府首先得以身作則、整頓內部,有了好榜樣的廉能政府才來增稅。否則,人民也會質疑,納稅納得不甘心,而且放縱腐敗勢必拖累國家的進步與升級。有道是有壓力才有動力,有正面的變革才有改革紅利,馬來西亞除了政策失誤外,就是當權者本身沒有做好反腐倡廉的本份。 繼續閲讀 »
  • 孫和聲/畸形的當代經濟:不患寡而患不均

    孫和聲/畸形的當代經濟:不患寡而患不均

    資本主義不僅是一種經濟制度,也是文化體制,它的崛起有其文化(價值)基礎,可是當這些價值變質後,如劣質的賭場資本主義或經營者變得唯利是圖 ,只顧自身利益,而置社會甚至股東利益於不顧時,就會發生賺錢入本身口袋,賭輸了卻讓國家社會來收拾爛攤子的極端自利主義。賭贏入私人口袋,賭輸由公共承擔,如此不公不義之事,竟然在發達國家屢見不鮮。這突顯出發達國家特別是美、日、英等是個財閥或金主政體。更甚的是,美國多輪的量化寬松,使大量從美國發出的美元,得以進入新興市場興風作浪,大幅推高房地產與股市價格,而熱錢大幅撤退又導致股市大跌的畸形經濟。 繼續閲讀 »
  • 孫和聲/再不改革大馬遲早變希臘

    孫和聲/再不改革大馬遲早變希臘

    一國若缺乏產業競爭力,要維持高生活水平,只能靠舉債度日或債留子孫,也就是,這一代人先花掉兒輩甚至孫輩的資源,讓下一代去負擔他們活在當下、先苦後甜的人生。從清廉印象指數來看,希臘、意大利等國不過是冒牌貨,並非名副其實的先進國家。在希臘,辦事講人情、要送禮,政府稅收寬鬆,逃稅普遍,黑市經濟龐大……,在許多方面較像第三世界國家。希臘是個亟需脫胎換骨的國家,其面對債務問題,並非單純、一時的流動性,而是涉及深層結構與文化、政治因素。馬來西亞卻朝同一方向發展,又何時才能懸崖勒馬? 繼續閲讀 »
  • 孫和聲/國陣的驚世除貧成就

    孫和聲/國陣的驚世除貧成就

    弔詭的是,這項傲人除貧成就背後,2014年在全國約700萬家庭之中,卻有590萬戶得申請一個馬來西亞援助金(BR1M)!以西馬為例,相對貧窮為一家四口,月入在720令吉以下,赤貧則是430令吉!沙巴、砂拉越雖略高,但依然有限,兩州相對貧窮率分別是830與930令吉,赤貧則是520與540令吉。如此困窘,就算低至1.7%的貧窮率又有何實際意義? 繼續閲讀 »
  • 孫和聲/刺激內需難挽景氣頹勢

    孫和聲/刺激內需難挽景氣頹勢

    馬來西亞在1998年後,轉向注重服務業與內需,公私部門債務遂節節上升,尤其2008-09年後,更因出現大規模刺激內需政策更加速攀升。未來的GDP 增長率能否快速?從中期來看,由於公債、企業,家債偏高,油價、油棕價格皆不理想,外加新實施的消費稅具有抑制增長作用,可以預見,未來增長率難以樂觀,前景無法看好,日子更不好過。要否把家債從87.9%減至75%的水平,國行為此進退數據。 繼續閲讀 »
  • 孫和聲/2015年經濟現況與展望

    孫和聲/2015年經濟現況與展望

    馬來西亞如今的根本經濟問題是:雖然為中高收入國,經濟活動層次仍停留在低薪資水平,只靠薪資滯漲來維持競爭力,這可從大量廉價外勞的存在事實印證。當其他國家力爭上游之際,馬來西亞竟然固步自封,無法進行有效改革。一進一退之間,可以預見未來前景不佳,一手用消費稅斂財,一手用「一個馬來西亞援助金」收買人心,只能是渾渾噩噩的無策之策。 繼續閲讀 »
  • 孫和聲/破產懸崖:馬來西亞難逃希臘化?

    孫和聲/破產懸崖:馬來西亞難逃希臘化?

    破產可以加速一國改革的緊迫性,因有壓力方有動力。若該破產而不破,反而會拖延必要的改革與重生。惟政府可用各種手段來拖債,甚至債留子孫;正因為能拖延,得以把債務強加後代,國家就不會那麼快破產。當然,前提是像日本那樣有足夠的儲蓄來維持高內債。因此,馬來西亞的公積金局與國內商業銀行、保險公司等,就是公債的主要債主。 繼續閲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