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屋裡擊鼓,幽冥中點燈

創設於2014年,是一個標榜獨立精神和批判意識的評論園地,關懷在地公共議題,提供深度分析的評論,希望提供讀者不同於主流的觀點。

Tag: 納吉

  • 李健聰/中國收購一馬發電產業:孰贏孰輸?

    李健聰/中國收購一馬發電產業:孰贏孰輸?

    金權交錯的電力政治經濟學往往繁複龐雜,因此自馬哈迪時代就成為朋黨資本主義孳生的溫床。隨後在納吉時代,通過1MDB配合國際金融遊戲更青出於藍。1MDB雖暫時擺脫債務夢魘,中國集團收購其發電產業,背後肯定有更深層的考量。看似兩全其美,然而決策失誤、金融失信、虧損負債等問題並未解決,國家財富任人魚肉亦無所謂,更無人為此負上責任而「人頭落地」。遺禍至此,納吉豈能不下臺! 繼續閲讀 »
  • 黃進發/國安會:納吉的無聲「自我政變」?

    黃進發/國安會:納吉的無聲「自我政變」?

    大多數馬來西亞人看不到政治動蕩的風險,對《國安法》的通過無動於衷。本應對政治風險最敏感的市場更是靜默無聲,股市翌日一點兒動蕩也沒有。如何讓困獸猶鬥的政權臨崖勒馬?民間社會又有哪些脅迫政府的籌碼?這項惡法必須成為砂州選舉的議題,市場也應理解到納吉的「自我政變」已是進行式,看清它可以誘發的政治風險,進而對任何進一步的鎮壓展現出驚恐情緒,不能繼續無聲以對。 繼續閲讀 »
  • 楊善勇/馬華目前不能跟首相交惡

    楊善勇/馬華目前不能跟首相交惡

    政局,到底還不明朗。既然目前上之所好,仍然保持原狀,馬華公會自然甚焉,唯有曲意諂媚,阿諛奉承,全力迎合之。將來,萬一納吉走後,本黨同志是否與之交往,或是交惡,就實實在在很難說了。唯有繼續遊離在曖昧的灰色地帶,參照「目前」的行情,約束自己。汲取了聖賢的叮嚀和歷史教訓,「話到唇邊留半句」,到底還是比較保險的。衡量馬華的人單勢更薄,大概說不了什麽也做不了什麽,只好持續舊方,曖昧待之:一個馬華,兩個立場;高層處變不變,基層意思意思。 繼續閲讀 »
  • 王維興/誰將促成納吉下臺?

    王維興/誰將促成納吉下臺?

    BERSIH 4與議會民主的內在聯系,在於奪回第十三屆大選後納吉政權本已脆弱的執政正當性基礎,要求非閣員的國會議員履行議會民主精神底下,對國會而非內閣的集體負責原則。也就是說,面對當前大是大非,國陣後座議員必須摒棄對首相、內閣與所屬政黨的忠誠,以確保議會民主制的正當性基礎。誰促成納吉的下臺,同時也回答了誰在捍衛聯邦憲法下的議會民主精神。這是我們必須嚴正提醒各自選區國會議員的常識。 繼續閲讀 »
  • 林韋地/淨選集會是否將問題簡化?

    林韋地/淨選集會是否將問題簡化?

    淨選盟集會訴求雖不離議會民主內涵,但參加者是否皆理解此中邏輯細節?集會之訴求是取決於發起者之構想,抑或群眾認知的集合?外有煙囪政治失靈,內有華教等民族主義體制崩壞,而在此時發動集會將問題簡化為納吉下臺,是否對其他議題發生排擠效應?以馬來西亞政治和人民現況,非土著唾棄民族主義和煙囪政治,尋求烏托邦式的經濟和政治平權,是否是一種「大躍進」的危險思維? 繼續閲讀 »
  • 李健聰/1MDB醜聞的三重門:26億、信用卡、羅斯瑪

    李健聰/1MDB醜聞的三重門:26億、信用卡、羅斯瑪

    當年美國水門案時,媒體鍥而不捨挖掘,還獲得「深喉嚨」提供情報,得以揭開多項不為人知的內幕,讓尼克松狼狽下臺。馬來西亞的情境比美國嚴重百倍。當身兼首相、財政部長、1MDB顧問團主席的納吉醜聞纏身之際,先是《The Edge》被凍結出版準證三個月,爾後《砂拉越報告》網站也遭關閉。馬來西亞的深喉嚨一一被弄啞,新聞自由再次遭踐踏。隨著內閣火速改組、總檢察長遭撤換、國會公賬會成員升官、反貪委員會調職、國家銀行總裁封口,不斷考驗著這個國家對誠信與道德的標準,究竟可以低到什麽程度。 繼續閲讀 »
  • 李政豪/兩種撤換,兩種看法

    李政豪/兩種撤換,兩種看法

    我們無需因首相罷黜副手感到氣憤,這是內閣制的特性。除非有人質疑憲政體制,不然我尊重納吉的決定。但對於撤換總檢察長一事,我們應當警惕,如果行政權不斷侵害司法權,必然由人民承擔最大苦果。除了批判或質疑納吉的作為,我們應設法修正司法和行政兩者的權限關係,奠定以保障公民而非當權者的法律,才能讓國家社會發正常運作。 繼續閲讀 »
  • 王維興/一馬弊案不是巫統家務事

    王維興/一馬弊案不是巫統家務事

    處理國家大事,必須具備統治的正當性,當然無法迴避民間改革訴求。這也是凈選盟集會等社會行動的意義所在。馬哈迪可以向納吉逼宮,但是馬哈迪必須直面烈火莫熄運動十七年來的改革訴求——一併清除巫統歷任首相繼承的馬哈迪主義體制與政治文化。馬哈迪主義經歷成、住、壞三個階段,早已腐敗、崩壞。此後,民間訴求的格局與高度,必須超越馬哈迪,朝瓦解馬哈迪主義的方向邁進。至於能否主導民意,凈選盟4.0集會無疑將是關鍵。 繼續閲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