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屋裡擊鼓,幽冥中點燈

創設於2014年,是一個標榜獨立精神和批判意識的評論園地,關懷在地公共議題,提供深度分析的評論,希望提供讀者不同於主流的觀點。

Tag: 黃義忠

  • 黃義忠/中國獨立紀錄片猶如一只橡皮球

    黃義忠/中國獨立紀錄片猶如一只橡皮球

    在中國審查制度、現行創作和放映不自由的情况下,許多獨立導演深陷「做紀錄片難,看紀錄片難,播紀錄片難」的困境,還面對不同程度的打壓。但獨立紀錄片猶如一只橡皮球,受壓就彈跳得越高,因爲拍打皮球的力量越大,皮球裡的空氣就會越足,産生更大彈力,彈得更高。獨立導演越受難就越堅强,創作出更多具有社會關懷及深度內容的紀錄片,他們從公共空間轉爲各地私人空間的放映活動,積極透過在國內高校、外國影展或外媒展播,或把片子放在youtube上,讓「被消失」的獨立影像被世人看見。 繼續閲讀 »
  • 黃義忠/印度街最後一對姐妹花

    黃義忠/印度街最後一對姐妹花

    都市可貴之處就在於各式各樣,充滿差異的人,可以在都市公共空間裡直接互動。差異讓人興奮、帶給人成長;而街道就是都市中最有活力的器官。從路邊攤到小販中心,母親和阿姨這對姐妹花已從事四十餘載的小販工作,讓她們嘗盡人情冷暖。街頭巷尾的攤檔掙脫了各種冰冷的阻隔物,小販和路人可隨意地寒暄,小販和顧客可成爲朋友知己,人們能自由自在地互動聊天,鄰裡的關係有如露天流動的空氣無拘無束。 繼續閲讀 »
  • 黃義忠/隱身抑或介入?——中國紀錄片的去政治化與再政治化

    黃義忠/隱身抑或介入?——中國紀錄片的去政治化與再政治化

    為擺脫過去國家意識形態的束縛,從九零年代起,中國紀錄片創作者擁抱寫實主義的創作美學,試圖再現真實,並借用西方的直接電影「去政治化」,把鏡頭對準社會底層的「個人政治」。經歷二十多年的漫長發展,其實真正的真實並不存在,只存在導演觀點的真實。如今,觀察型紀錄片導演來到了十字路口,亟需回應「再政治化」的呼聲,把現實中層次比較複雜的社會政治脈絡,置於紀錄片文本之中,以滿足社會整體需要。 繼續閲讀 »
  • 黃義忠/穹頂之下的獨立紀錄片宿命

    黃義忠/穹頂之下的獨立紀錄片宿命

    無論《穹頂之下》如何被删得一乾二淨,它仍留在觀者的心中,揮不去的霧霾將繼續籠罩中國,提醒世人,這十三億人口時時刻刻承受嚴重傷害。事件之後,中國獨立紀錄片是否仍有出頭藍天,何去何從,已受世人注目,相信挖掘真相、不畏懼强權的獨立紀錄片工作者,仍秉持自己的紀錄理想,在這片土地上不斷發聲,完成求真的使命。 繼續閲讀 »
  • 黃義忠/奧斯卡紀錄片革新之後

    黃義忠/奧斯卡紀錄片革新之後

    到底革新後的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單元,會否減少商業氣息和通俗化,多一些政治性和批評性,仍難預料。紀錄片除了需要勇敢的被攝者走出來,還需要勇敢的創作者製片,更需要勇敢的評審和觀衆的肯定與鼓勵,共同通過紀實影像的力量,對社會不公發聲,推動社會變革和進步。 繼續閲讀 »
  • 黃義忠/鳥籠裡的中國式調查報導?

    黃義忠/鳥籠裡的中國式調查報導?

    中國媒體乃至調查報導,在被馴服與抗拒之間舉步維艱。這兩年來,調查報導進入最壞的時期,優秀的調查報導屈指可數,許多調查報導的團隊被解散,大量媒體的調查報導和深度版欄目被壓縮甚至取締。若不擺脫黨團和網絡控制,若不提高新聞自由度,單靠儒家自由主義文人論政的傳統和政府允許的批評空間,將難以長期和全面地發揮揭露社會實况、監督權勢者,更遑論扶助弱勢社群的媒體天職。 繼續閲讀 »
  • 黃義忠/找尋都市「椅」靠的所在

    黃義忠/找尋都市「椅」靠的所在

    從座椅到欄杆的設計,吉隆坡公共設施因某些群體的需要而被「佔用」,但隆市政廳未能從問題的根源或制度層面上來解決。反之,還投放資源來行使「社會排除」,控制露宿者或摩多車司機的活動空間,不僅治標不治本,還對使用者造成不便,甚至成爲某些人的絆腳石。讓流浪者在城市的夾縫中不再餐風露宿,能找到一張可安睡的床,一餐可溫飽的飯,祈望這樣卑微的夢想,不會離他們太遙遠。 繼續閲讀 »
  • 黃義忠/「惡搞」背後的天與地

    黃義忠/「惡搞」背後的天與地

    馬來西亞的「惡搞」作品日趨繁多,逐漸成爲抒發己見、揶揄諷刺時事的另類媒介,跟主流媒體被政商財閥操控,無法善盡監督有關。不是所有惡搞都稱得上是藝術,但肯定的是,不少惡搞都是幽默抵死、有批判意識,或最少是讓民間出出氣的創意聲音。杜絕了惡搞,世界會灰色、沉悶許多。在保障作者版權利益的同時,如何予網民在二次創作上豁免,胥視各界體現保障言論/網絡自由與創意發展之努力。 繼續閲讀 »